您的位置:首頁»星級評論»內容

一場訪問的關鍵:好的翻譯帶你上天堂

採訪外國偶像, 由於語言、習慣隔閡, 天時地利人和顯得更加重要, 雙方都需要各種包容與耐心, 因此, 翻譯人員在這之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除了讓彼此充分理解語意, 好的翻譯還能讓受訪者和訪問者在各自的底線內, 展開一場雙方盡興的攻防。

稱職的翻譯就像親密的另一半, 當你需要他的時候他適時出現, 不需要他的時候默默守護, 永遠把話語權全數交給你, 只告訴你情況不干涉你對錯。

訪問外國藝人時, 由於時間短暫, 雙方幾乎都是第一次見面(就算非首次見面, 外國藝人也通常不會記得你), 為了拉近距離, 訪題的鋪陳往往較多, 比如我們最常採取「先捧後問」的問法, 讚了對方的作品一輪後, 看個人功力巧妙轉到問題上, 盡量降低突兀感, 但若遇上會掐頭去尾的翻譯, 那可簡直是災難。 比如問劉仁娜「您演出的『鬼怪』相當受到觀眾喜歡呢!兩位男主角孔劉和李棟旭都來台灣辦過見面會, 什麼時候您也會來台灣舉辦見面會呢?」掐頭去尾的問法變成「你什麼時候會來台灣辦見面會」, 問話目的雖相同, 但鋪陳無非是為了捕捉與對方多一點的互動, 如此簡短制式的問答, 倒像成了填訪台問卷。

還有一種翻譯是記者最怕的, 就是由工作人員充當, 全球化時代, 業界雙聲道人士不少, 但會語言的人並非懂得溝通, 好幾年前, Super Junior的晟敏來台演出舞台劇「夏之雪」, 當時有一個媒體聯訪的時間, 記得聊到他如何保持身材, 他回答運動健身, 我追問做什麼運動、頻率如何, 翻譯連翻也不翻, 直接用中文對我們說:「運動不就是那些唄!」我不死心, 請翻譯把問題翻給晟敏聽, 無論他答與不答, 都得從他口中說出, 那才能寫在新聞上, 爭執了半天, 翻譯還是沒翻, 晟敏一臉尷尬,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與上述情況類似的,

則是翻譯以經紀人自居, 直接把題目擋下來, 完全不翻譯, 不讓藝人自己決定如何應對, 這種情況常出現在追問題, 比如問感情觀, 對方回答「我的個性是比較浪漫型的」, 這詞記者若追問「可以講講你做過最浪漫的一件事嗎」, 十之八九翻譯會跳出來說:「請你問訪綱上的問題就好。 」

記者當然也有心目中的好翻譯排名, 最讓大家安心的莫過於連孔劉、朴寶劍、黃子佼都讚聲連連的李老師, 專業程度如同她每次現身時穿的黑色套裝, 一絲不苟, 卻又帶著溫度。 李老師的特色是幾乎完美複製說話者的口吻, 保留第一手的語調和態度, 彷彿她是說話者喉嚨裡內建的翻譯機。

李老師也很可愛, 每每遇到時, 訪問前她會說:「待會呢, 大家就乖一點啦, 不要為難老師我喔!」話是這麼說, 李老師還是會衡量出適當的彈性空間, 合理範圍內她會幫我們完整翻譯追問的題目, 不至於掐頭去尾, 或是直接擋下。

另外, 相信粉絲也不陌生「莎莎姐」, 過去多場Super Junior的演唱會上她都扮演得恰如其分, 和李老師一樣, 2位都在工作場合中把自己縮到最小, 以不干擾訪談為前提, 稱職擔任翻譯的角色。 前陣子朴炯植來台,

專訪由莎莎姐負責, 除了藝人本身客氣有禮, 也願意放下身段玩遊戲, 現場頗熱絡, 翻譯的適時的穿針引線也為氣氛加分不少。

跑日韓的記者大都會日韓文, 以韓文為例, 就算無法說得像翻譯那麼流利, 起碼聽力是沒問題的, 翻譯有沒有誤譯、漏譯, 其實很容易就知道, 同業常常在聯訪時眼神一交會, 就知道這場翻譯功力有沒有到位, 有的翻譯可能認為現場懂外文的人不多, 隨心所欲的挑著翻, 因此有時候藝人答非所問, 完全出在翻譯問題。

有個現象很奇特, 在台灣學日文的人非常多, 日文系比起韓文系更普遍, 但影劇工作場合中,日文能翻得到位的人相當稀少,有一次我訪問一位日本歌手,翻譯卻不懂歌手說的幾個外來語,也不知道該怎麼翻成中文,還向記者求救,當然我也只能回敬黑人問號;有個業界經典的案例廣為流傳,一位資深日本女歌手來台宣傳演唱會,翻譯功力有待加強就算了,最後竟和歌手自顧自地聊了開來,旁若無人。

現在,每場採訪開始前,我們總會搓搓手賭運氣,偷問一下今天翻譯是誰,若不是心目中的「好咖」,只能耳朵豎緊點自求多福了!

但影劇工作場合中,日文能翻得到位的人相當稀少,有一次我訪問一位日本歌手,翻譯卻不懂歌手說的幾個外來語,也不知道該怎麼翻成中文,還向記者求救,當然我也只能回敬黑人問號;有個業界經典的案例廣為流傳,一位資深日本女歌手來台宣傳演唱會,翻譯功力有待加強就算了,最後竟和歌手自顧自地聊了開來,旁若無人。

現在,每場採訪開始前,我們總會搓搓手賭運氣,偷問一下今天翻譯是誰,若不是心目中的「好咖」,只能耳朵豎緊點自求多福了!

你可能更喜歡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