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娛樂有評»內容

戴天易/拳拳到肉的「人性」重擊 產業需要反思的「課外課」

疫情發生以來, 社會大眾對影視收看的需求大幅提升, 帶動OTT平台訂閱數逆勢成長, 光是Netflix在2020 Q1的會員訂閱數, 就高出分析師預估將近兩倍之多。 「影視宅經濟」儼然成為疫情間的兵家必爭之地, 更是台劇重新站穩國際腳步的轉捩點。 為了第一時間與疫情後的產業接軌,

我們一直在思考「究竟什麼樣的題材、作品, 才能讓年輕族群再次關注台劇?」

這段期間韓劇的大量產出, 不禁讓我佩服他們的產業結構, 不僅有「永遠的君主」及「機智醫生生活」等大片環伺, 而今天討論的作品「人性課外課」既沒有大牌卡司, 也沒有鋪天蓋地宣傳, 依舊殺進Netflix的台灣熱門排行, 不禁讓我好奇「難道台灣觀眾就真的如此熱愛韓劇嗎?」。

「人性課外課」導演是由擅長懸疑推理的金鎮民擔任, 搭配新銳編劇陳漢賽, 這部由Netflix直接向製作公司定製的影集, 描寫是韓國社會下層及資本主義的壓迫, 也就是現代韓國年輕人所謂的「地獄朝鮮」, 是一部以黑色手法呈現的青春成長影集。 導演的拍攝手法對韓劇來說也相當新穎, 用萬花筒、夢境等形式來堆砌本劇的意識形態, 再加入K-pop、App、電子菸、霓虹燈等當代元素輔助, 議題方面更是直搗性愛援交、黑道嫖賭。

本劇劇本的進程及呈現雖不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但它毫無電視台的商業色彩、鏡頭拳拳到肉, 就像道地的「韓國泡菜」那般酸辣夠勁, 令人胃口大開, 是部相當脫俗、亮眼的作品。

「人性課外課」男主角—吳智洙由在「梨泰院class」闖出名號的金東希飾演, 生性懦弱、孤僻的他, 其實只是想「跟平凡人一樣上大學」。 出身於單親家庭的他, 爸爸是個愛發白日夢的賭徒, 以至於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 甚至不惜從事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援交保安業」, 才能過上平凡人的生活。 金東希將高中生的徬徨與衝動呈現地相當傳神, 有別於在「梨泰院class」的腹黑懦弱的二代少爺形象, 是本劇一大看點。 另外我認為相當值得一提的便是本劇的視覺呈現, 無論是血淋淋的暴力美學、霓虹燈光渲染的戲劇場景, 以及懸疑推理的暗色調光, 和考究的服裝及美術, 都讓這部黑色青春校園劇顯得格外突出。

而同期台劇「做工的人」, 同樣不倚靠華麗的卡司陣容, 不僅首播帶動Myvideo進站人數成長逾5成, 也在口碑上獲得各界讚揚。 「做工的人」故事描寫由老中青三代李銘順、柯淑元及薛仕凌三人主演, 同樣是描寫社會底層的悲憤, 無須矯飾炫目的聲光效果, 「做工的人」用台灣人「草根」性來做觀眾的情感連結, 用輕鬆、幽默、無俚頭的喜劇節奏來訴說。 我很喜歡劇中的一句台詞「看什麼醫生?錢就是我的醫生。 」一句話囊括了社會底層憤怒與無奈;也涵蓋了他們樂天、活在當下的性格。

近年在文化部的推動及民間單位的努力之下, 台劇早已不是「偶像純愛劇」的年代, 但「人物情感」依然是成就戲劇非常重要的元素;如何將「情感」包裝得有趣且富含新意, 是我們在審核劇本的一大關鍵。 以上述的案例來說:「人性課外課」用援交、暴力包裝「青春校園之情」;「做工的人」草根、幽默來包裝「家人、同袍之情」,

而另外一部相當受矚目的「好萊塢」用性交易作為故事開端, 不僅大幅提升了「演員成功史」這種歷史題材的新鮮度, 也能為戲劇畫面增色不少。

過去台劇的產業結構皆以「製作導向」為主, 製作人需要負責一部戲的成敗, 依照投資方、平台方的意見協調劇本, 導致於編劇、導演等主創團隊淪為下游廠商。 但隨著時代的推移, 這樣的作法其實是不周全的, 現代戲劇百家爭鳴, 若是只靠著商業框架、收視導向, 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重回亞洲影視龍頭的地位。 我想, 戲劇的核心—「劇本、主創團隊的創意」, 才是掌握未來的關鍵, 作戲的手法有千百種, 但先把故事說得真切動人, 與觀眾產生情感連結, 爾後再用我們的經驗輔助「創造IP、多元獲利」, 創建好的發展環境, 才是我們身上被賦予的責任。

這一晃眼的大半年的疫情,

各家影視業者雖在拍攝上受限, 但仍致力籌備劇本, 這從今年文化部的製作補助競爭的激烈程度就可見一斑。 這對產業來說是一大喜事, 這波疫情期間更有許多年輕、新銳的編劇漸漸嶄露頭角, 雖然他們的作品不如已有名氣的編劇那般純熟、穩重, 但其作品所展現的創造力及生命力, 正是台劇轉型的一大跳版。 「過往的光景固然美好, 但市場需要的是新的刺激」, 如何創造一個好的環境, 能夠養育新創、得以發展, 這也是我們需要持續學習、跟進的地方。

你可能更喜歡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