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星級評論»內容

小巨蛋場租喊漲 流行音樂產業傷了本

每位進台北小巨蛋的觀眾, 花錢買的票裡, 有藝人的唱酬、軟硬體製作費、詞曲版權費、娛樂稅、公益捐, 還有場租。 在主辦單位利潤固定的前提下, 只要任一項提高, 不是擠壓到其他項目的支出, 就是轉嫁到觀眾的票價上。

現在, 小巨蛋官方打算調高場租,

演唱會主辦方又不是佛心來著, 你說, 受影響的是誰?

現行場租規定, 售票活動抽收入的10%, 由90萬元起跳, 上限是180萬, 加稅成189萬元, 架、拆台也都有價目表。 根據目前傳出的消息, 小巨蛋將取消189萬元的上限, 假日場底價仍是90萬元, 但直接從票房收入抽10%, 假設票房是3600萬元, 就是360萬元再加稅;平日場則降至6%, 底價是54萬元。

架拆台的場租依時段不同。 上午8點到下午1點、1點到6點, 原本8.4萬元, 現假日漲為18萬、平日是12萬元;晚上6點到10點, 原是12.6萬, 現假日14.4萬、平日降為9.6萬元;晚上10點到隔天早上8 點, 由2.1萬, 改為假日的3.6萬、平日的2.4萬元。

如此一來, 假日辦活動的租金成本漲幅達71%, 平日白天架拆台租金漲幅更達114%。 整體而言, 僅周間晚上6點到10點的架拆台場租降了3萬元, 若周間辦活動票房不佳, 54萬元就好。

營運管理中心主人王鑫瓏對媒體說了漲價原因, 一是10年未漲價;二是鼓勵業者多加利用非假日檔期;三是如此可刺激業者降票價,

改為多場次, 讓更多人欣賞。

這個方案, 又是官方自行決定。 一如先前的「阿妹條款」, 沒有經過公聽會, 沒有任何業界的意見被聽到。

業界的意見就是:官方不切實際、與民爭利。

就以鼓勵平日開唱來說, 這可是所有活動主辦者的夢想, 如果周一到周五都能開唱, 誰願意為周六、周日搶破頭?但現實是, 台灣民眾才剛剛培養起在假日看演唱會的風氣, 但周一到周五要上班, 下班趕來很驚險、又要擔心隔天早班。 從過去的售票情形可見, 周間票房向來動得慢。

如果周間辦活動, 拆台跨到假日呢?又要怎麼算?

再說「低票價、多場次」。 有業者直接問:「觀眾在哪?歌手能唱嗎?」不是每位歌手都是張惠妹, 開幾場賣幾場;也不是人人都像江蕙, 唱再多場嗓子也不變。 有些歌手就是一場的量, 淋漓盡致唱到最好, 何苦硬開兩場而場面空空?

有業者抱怨, 官方動不動亮出香港紅磡的例子, 但紅館場租較低、香港人看演唱會的風氣更盛, 也沒有1%公益捐、最低票價800元的規定。

另外, 小巨蛋要向業者提高價錢, 但本身硬體並未提高。 據了解, 光是為了瑪丹娜來開唱, 主辦單位等於替小巨蛋重修了後台休息室, 不然連廁所門都是半截會看到腳的那一種, 後台休息室根本不見國際水準。

另外, 小巨蛋有噪音、共振的規定, 業者要辦活動, 看小巨蛋臉色, 都願意配合, 但如果小巨蛋本身只是玻璃門加布簾, 絲毫沒有隔音效果, 又怎麼能只把責任丟給演出者?

因為還視台北為華語音樂重鎮, 歌手常選擇將小巨蛋列為巡演首站, 投入最多的製作成本, 努力創造最大票房, 以形成氣勢與口碑, 再靠其他巡演逐步攤提成本。 但如今這個那個的費用這麼多, 逐漸有人選擇在大陸城市起跑, 如此一來, 台北有被邊緣化的危險。

在小巨蛋是當前唯一相對比較適合的演唱會場地下, 幾乎是獨門生意, 檔期後補常排到第3順位。 但別忘了, 小巨蛋是公家單位, 在台灣音樂產業已現頹勢、唱片產值不及全盛時期三分之一的此時, 真的適合與民爭利, 再替演唱會市場補上一刀嗎?

演唱會每年為小巨蛋灌注龐大收益, 就是一隻金雞母, 如今收費機制變成票房抽成無上限, 營利的主辦方可能為降低票價而減少製作投資、或者直接提高票價, 兩者長期而言, 都會嚇跑觀眾。 或許小巨蛋的收入一時增加了, 但流行音樂產業傷了本,

有句成語「殺雞取卵」, 正是此意。

你可能更喜歡

Next Article